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从王毅访美展望旧金山“习拜会”

编辑:潘锡堂 【第3556期 2023-11-09 發表】
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暨外交部長王毅日前訪問美國白宮,在會見拜登總統時表示,中方重視美方希望穩定和改善對中關係,此行目的就是與美方溝通,切實落實兩國元首重要共識,在重返印尼峇里島(習拜會)基礎上,面向舊金山,推動中美關係止跌企穩。
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暨外交部長王毅日前訪問美國白宮,在會見拜登總統時表示,中方重視美方希望穩定和改善對中關係,此行目的就是與美方溝通,切實落實兩國元首重要共識,在重返印尼峇里島(習拜會)基礎上,面向舊金山,推動中美關係止跌企穩。拜登則強調,美中都須負責地管理雙邊競爭,並保持開放的溝通渠道,也須共同努力應付全球挑戰。由此看來,11月中旬舊金山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峰會的“習拜會”將可望舉行,也為中美關係“止跌回穩、積極勢頭”定調,雙方關係堪稱進入調整的關鍵時刻。
 

外交會晤展現中方戰略定力及自信


王毅此行在華府也會晤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國安顧問沙利文,在分別的會談中跟會見拜登一樣都有提及,中美雙邊關係、以哈衝突、俄烏戰爭、南海摩擦等關鍵議題,並進行坦誠、建設性、實質的討論。雙方也觸及台海議題,王毅強調,“台獨”是台海和平穩定、中美關係面臨的最大挑戰,必須堅決加以反對;布林肯重申“一個中國”政策,並表示美國反對兩岸任一方片面改變現狀,期待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歧見;沙利文也重申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王毅則概括指出,保持中美關係穩定的關鍵在於做到“五個必須”,包含遵守兩國元首共識、穩定雙邊關係、保持溝通、管控分歧與推進合作。事實上,中美共同利益大於分歧矛盾,雙方要客觀認識對方戰略意圖,正確看待彼此交往中的競爭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習近平自6月以來,先後接見微軟創辦人蓋茲、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前國務卿基辛格,近期更接見美參院多數黨領袖舒默等6位跨黨派參議員,及加州州長紐松所率領的訪問團。其中以舒默與紐松兩團更具意義,因舒默是《晶片與科學法》的重要推手之一,而紐松被視為民主黨新一代領袖。習近平願意與他們面對面溝通,並不避諱觸及人權、台海等敏感問題,即是要形塑並彰顯中國在美國及國際社會的正面形象,期待能為舊金山“習拜會”營造有利的條件與氛圍。其實,處理好中美關係,是習近平當前重要目標,習近平堅持一貫的“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中美關係三原則,一方面向美國傳遞橄欖枝,同時展現戰略定力與自信。誠如習近平在接見舒默時表示,有一千個理由要把中美關係搞好,面對面交流是無可替代的。可見習近平對舊金山“習拜會”是有相當的期望。

 

“台灣問題”分歧已逐漸磨合


再進一步言,即便如此,中美之間仍存在許多歧見,諸如:兩國最近相互指責對方在東海及南海“不安全、不專業”的軍機、軍艦干擾行為;美方強調無意與中國經濟“脫鈎”,只是要“降低風險”,但對中方的高科技限縮措施則更嚴厲;對於俄烏戰爭與以哈衝突,雙方立場有所差異。然而,透過持續不斷的高層溝通,中美雙方應可正確掌握對方的國家利益與目標,及彼此的底線,在激烈的競爭中,雙方仍可尋求合作的可能性。尤其,“台灣問題”一向是中美關係最敏感、最棘手的議題,在往昔雙方重要會談中,中方一定會強調,“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政治基礎中的核心,是一條絕對不可逾越的紅線。而此次王毅與拜登、布林肯、沙利文的對話與會談中,“台灣問題”並未出現針鋒相對的場面,意味着雙方對“台灣問題”的分歧已逐漸磨合,使得美國對台灣地區的關係空間將趨於緊縮。

吾人認為中國大陸的對台政策有六大核心,促統方面有三:一個中國、和平統一、“九二共識”;反獨方面有三:反對“台獨”、不放棄用武、反對外力介入。北京現階段的對台政策的重心則在“反獨”,才會有圍台軍演、軍機與軍艦巡台、研究中止ECFA等作為。美國對台政策也有六大核心,在維持現狀方面有三個:一個中國政策、不支持台獨、支持台海現狀;在防止現狀改變有三個:提供台灣防衛性武器、反對單邊改變現狀、反制武統。因此,此次舊金山“習拜會”將會如何討論“台灣問題”?美國是否會妥協?例如明確表明“反對台獨”?可能性不高,由於“台灣問題”已是中美的衝撞點,各自都賦予重大關鍵利益,研判此次也會對“台灣問題”作重申式地適當表態。

要言之,中美關係與新世界秩序處於歷史性的拐點,醞釀重大轉變,也是國際社會樂見的發展。雙方均沒在華府會談開場時就提及嚴重分歧的領域,可見中美都有對話的意願和誠意。除了舊金山“習拜會”,中國大陸更亟需在台灣和美國2024選舉到來之前,和美國建立有效的即時溝通渠道,俾能降低誤會與避免誤判。尤其,此次王毅到華府的會談,堪稱布林肯訪中後的回訪,凸顯中美對話回歸常態的外交模式。再者,習、拜11月中旬會晤後,兩個月後台灣就要舉行2024選舉,可以預見,替台海局勢設“護欄”必為會談的焦點,美方不致於如2019年般,直白介入台灣選舉,北京對台應也不可能有大規模軍演,民進黨當局勢必還是會打“抗中保台”牌,但效果必大打折扣。

總之,從中美高層近期的折衝樽俎來看,兩國對把舵定向的“習拜會”不可謂不重視。但中美戰略競逐已是定局,即使元首會晤也不可能扭轉乾坤。因此,一方面北京對“習拜會”不圖虛名,但求實效。另一方面,“習拜會”不是中美關係的全部,中國對美外交正在立足基礎,布局長遠。尤其中美目前面對的課題包括台海情勢、南海問題、以哈衝突、俄烏戰爭與朝鮮半島核威脅等。這當然不是一次會談能解決,甚至可能因美國內部分裂而左支右絀。由於拜登面對連任的嚴峻挑戰,必須開啟和解之門,息爭止紛;但因美國國力衰退,已難應對多方的挑戰,使得拜登也只有自求多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