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中美經貿關係不能被意識形態綁架

编辑:張介嶺 【第3558期 2023-12-06 發表】
近幾年來,美方在出口管制、投資審查、單邊制裁方面不斷給中國上眼藥,但中美經濟要建立親密無間的關係真的不切實際嗎?中美在經貿領域存在廣泛共同利益。然而,近幾年來,美方在出口管制、投資審查、單邊制裁方
 

 

近幾年來,美方在出口管制、投資審查、單邊制裁方面不斷給中國“上眼藥”,但中美經濟要建立親密無間的關係真的不切實際嗎?

中美在經貿領域存在廣泛共同利益。然而,近幾年來,美方在出口管制、投資審查、單邊制裁方面不斷給中國“上眼藥”,嚴重損害了中方的正當利益。中國已鄭重要求美方採取行動,取消單邊制裁,為中國企業提供公平、公正、非歧視的環境,共同推進互利合作。

結構性矛盾阻礙合作

美國總統拜登在這次中美元首三藩市峰會時表態稱,美中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美中衝突並非不可避免。一個穩定和發展的中國符合美國和世界的利益。中國經濟增長有利於美國,也有利於世界。美方願同中方持續發展經貿關係,在氣候變化、禁毒、人工智慧等重要領域加強合作,樂見兩國增加直航,擴大教育科技交流和人員往來。

在三藩市美國友好團體聯合舉行的歡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宴會上,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亦強調,正如拜登總統指出,美國歡迎一個穩定、繁榮的中國,同中國的經貿合作為美國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美企對中國市場抱有濃厚興趣。美方致力於同中國發展長期穩定關係,加強溝通對話,避免誤解誤判,負責任管控分歧,開創兩國共同繁榮的未來。

然而,令許多中國人困惑的是,美方常常是 “說一套,做一套”。顯然,中美要在經貿問題上達成妥協,仍受到一些結構性因素困擾。其中,最核心的是意識形態和制度差異。關鍵是,美國社會各界似乎也接受了拜登政府將中美關係定性為民主和專制對抗這種系統性競爭理念。而中美政治和軍事緊張關係又加劇了經濟和技術利益衝突。

對華經濟關係三大原則

在上述背景下,美國一些人理所當然地認為,中美政治和經濟制度不同,全球願景相互衝突,中美經濟要建立親密無間的關係不切實際。美國的對華政策重心應放在如何管理“競爭”之上,並確立了處理對華經貿關係的三大原則:

在上述政策指引下,拜登政府對中國經濟連出狠招,除保留特朗普政府徵收的關稅外,推出了前所未有的出口管制政策,限制北京獲得先進技術的能力,並禁止美企投資軍民兩用敏感技術,還以所謂“涉疆”、“涉港”人權為由制裁相關中國官員。與此同時,美國幾位州長已簽署法律,禁止國家養老金投資受中國政府控制的證券。

經貿問題武器化損人害己

美方認為,中國不公平的經濟做法導致關鍵產品生產過度集中在中國。拜登政府上台後,一直在推動現代供給側經濟議程,加速製造業回流擴大美國經濟的產能,打造關鍵供應鏈的彈性,並先後推出了《兩黨基礎設施法》、《晶片和科學法案》和《減少通貨膨脹法》等三項歷史性法案保駕護航。

這些法律很大程度上是針對中國的。美方口口聲聲辯稱,採取的國家安全行動可能對經濟產生影響,但美方的動因是國家安全,不是為了幫助美國獲得競爭優勢,也不是為了阻礙中國經濟和技術現代化,不會尋求與華經濟廣泛“脫鈎”。

但事實並非如此。數年來,美國動輒將經貿問題政治化、武器化和泛安全化,阻礙了產業界和企業的正常投資經營活動,也干擾了中企與其他國家的合作。最近,美國情報機構又對阿聯酋人工智慧公司G42與中企合作提出安全警告,這種任意泛化“國家安全”概念,把經貿和科技當作政治打壓工具的做法,不僅嚴重違反了國際經貿規則,也對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的安全穩定造成了衝擊。

過去幾個月,中美多個戰略溝通管道相繼恢復,向外界釋放了積極信號。中美經濟結構高度互補,存在著廣泛的共同利益。無論“脫鈎斷鏈”,還是“去風險”,影響的不僅是中美兩國,還將殃及全球經濟。雙方有必要將困擾兩國關係已久的一些問題重新梳理一遍,盡可能地了解彼此的邏輯支點,看看哪些是合理關切,哪些是極端偏執,損人害己。

令人欣慰的是,美國一些專家學者也就拜登政府的對華政策發出了理性拷問:目前的做法是否有利於美國的長期國家利益?是否改善了美國公民的健康、安全或福利?是否使世界更加穩定? 全球挑戰的解決方案是否變得更容易實現?

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謝淑麗(Susan Shirk)警告,美中之間的競爭應成為一場力爭上游的競賽:在不關閉合作大門的情況下,加大投資,取得更多成果。美國成功的秘訣是開放。開放確保了全球人才流入美國,再加上一些針對性較窄的措施來管理開放的風險,這是與中國競爭的最佳方式。美國目前鐘意的排他性做法將對美國社會、高等教育和經濟造成持久的損害。

“美國對華搞你輸我贏、你興我衰的零和博弈是走偏了方向。”中美保持對話與合作對兩國和世界都至關重要。希望美方精准界定安全邊界,避免泛安全化、政治化、工具化,並能以令人信服的方式“解釋實施政策的理由,解決中方對非預期後果的擔憂,減少誤解,防止風險意外升級”,同時及時糾正不當決策,拿出實際行動為兩國經貿關係健康發展、實現互利共贏創造良好環境。

是時候排除意識形態或所謂制度差異對中美經貿關係的干擾了。人心是相通的。中國從不賭美國輸,從不干涉美國內政,無意挑戰和取代美國,樂見一個自信開放、發展繁榮的美國。美方也承認,中國的經濟增長不一定與美國的經濟領導地位不相容。毫無疑問,只有持久穩定的中美關係才符合中美兩國,乃至世界的利益。

1

將國家安全利益和保護人權置於經濟利益之上。美方強調,國家安全在美中關係中的重要性至高無上,對華科技政策的重心是監管軍民融合技術,通過出口管制、投資審查等一系列工具確保中國軍事和安全機構不能獲得某些敏感技術,防止中國鑽兩用技術的空子發展武器系統。

2

尋求與中國建立健康的經濟關係,促進經濟增長和創新。美方認為,中美經濟競爭的環境不公平。中國經濟從市場改革轉向國家主導模式,包括企業補貼、強制技術轉讓、經濟脅迫、智慧財產權保護等方面的問題損害其他國家利益,“是可忍,孰不可忍。”

3

與中國就氣候變暖等全球緊迫挑戰進行合作。美國一方面打壓中國,另一方面又希望與中國在應對全球性挑戰方面進行合作,且強調,這方面的合作不是中國對美國的恩惠,而是全球兩個最大經濟體對世界的共同責任和義務,攜手解決這些問題不僅促進美國的國家家利益,同樣也符合中國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