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阿根廷的“特朗普”改寫了南美的政治舞台

编辑:本刊記者 林少喜 【第3558期 2023-12-06 發表】
說起阿根廷,我們首先想到的是足球,以及球王馬拉多納、梅西,還有那首歌曲——《Don& 39;t Cry For Me Argentina》。其實,阿根廷的經濟盛極一時,早在十九世紀末期,阿根廷已成為全球第7大經濟體,還被稱作
 

說起阿根廷,我們首先想到的是足球,以及球王馬拉多納、梅西,還有那首歌曲——《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其實,阿根廷的經濟盛極一時,早在十九世紀末期,阿根廷已成為全球第7大經濟體,還被稱作“南美的美國”,首都布宜諾賽勒斯的繁華程度,僅次於美國紐約。以前移民去美洲,首選地是美國,之後是阿根廷而不是加拿大。

 

也就是這個曾經躋身世界前十的富裕國家,經過半個世紀多的政治折騰,不僅從發達國家下滑到發展中國家,還欠下巨額債務無法償還,深受債務違約困擾。由於物價快速上漲,大量阿根廷民眾遭遇生活成本危機,目前阿根廷年通貨膨脹率為143%。

 

經過這麼多年的生活折磨,阿根廷人早已不希望任何政客的溫和政策,他們想要來一次徹底的滌蕩,大破然後大立。

 

米萊:政壇“門外漢”

 

在這樣的背景下,極右翼的米萊當上了阿根廷新總統。這位留有一頭蓬鬆亂髮與濃厚的鬢角的老兄是一位七零後,被稱為“阿根廷特朗普”。他玩過樂隊,踢過足球,做過電視評論員,還曾是大學教授和經濟學者。

 

這位政壇門外漢,以顯著得票差距擊敗了主宰阿根廷政壇多年的執政黨“正義黨”。他提出諸多改革經濟的激進主張,包括放棄比索、轉而使用美元,關閉中央銀行以遏制通貨膨脹等。他指責央行大肆印鈔,為政府超支提供資金。

 

米萊認為自由化和私有化是解決問題的靈丹妙藥。比如鐵路公路私有後,如果線路上有人流量,私人公司可以賺到錢,他們就會去維護發展。如果不賺錢,說明這個線路原先的規劃不合理,廢棄也是理所應當的。

 

如果衛生部門取消後,醫院亂來怎麼辦?米萊認為,自由市場看似亂,其實亂中有序,亂來的醫院沒人去看病,沒有顧客後醫院自然會老老實實經營。市場經濟會迫使私人企業善待顧客,所以不需要花納稅人的錢去養一群官僚去監管。他認為“社會公正”是“政治的最大謊言”,因為“是在讓工作的人為那些沒用的人去付出”。

 

米萊在大選時放話:“政客不想解決問題,他們才是問題所在,他們不想用自由理念解決事情,因為這違背他們的利益,所以如果他們不想改變,那就讓他們永遠離開吧。”

 

如果米萊的這一套能實施下去,阿根廷將變成 一個無政府主義的試驗場。

 

阿根廷股市狂飆創歷史紀錄

 

米萊贏得大選的消息,讓阿根廷國內和全世界的投資者對未來充滿了想像。

 

11月21日,蜂擁入場的資金讓阿根廷股指單日大漲22.84%,創造了歷史紀錄。另一邊,為數不多的幾隻在美股上市的阿根廷股票更是被全球買家瘋搶,其中菲斯科石油更是漲幅超過40%,創下1993年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漲幅。阿根廷兩大支柱型銀行Banco Macro SA和Grupo Financiero Galicia SA則分別大漲20%和17%。

 

外交政策傾向美西方

 

全世界都在關注着米萊當選。作為南美洲最重要的國家之一,阿根廷的政治轉向具有風向標意義。

 

在外交政策方面,競選時米萊就聲明支持美國和以色列,勝選後他首次出國訪問就選擇美國。

 

米萊及其團隊11月27日訪問美國,此行是這位未來的阿根廷總統勝選後的首次國際訪問,就職前的美國之行凸顯了他的優先事項。米萊在華盛頓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等會面。米萊離開白宮時告訴媒體,會晤情形“非常好”。

 

值得一提的是,米萊到美國的第一天,還到紐約市皇后區一位著名正統猶太教拉比長眠的墓前憑弔。這象徵性的舉動,顯示這位元即將上任的領導人致力於深化阿根廷與以色列的文化和政治關係。而在天主教的大本營拉丁美洲,多數國家對以色列持中立甚至批評的立場。

 

阿根廷是南美洲最大的猶太人聚居地,也是以色列在拉丁美洲的最大盟友。米萊多次說,他計劃訪問以色列,並將阿根廷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

 

和其他國家的關係方面,米萊強烈支持烏克蘭,承諾改善與英國的關係。

 

對華態度軟化走向務實

 

米萊在競選時對阿根廷主要交易夥伴巴西和中國態度冷淡,表示要中斷和最大交易夥伴巴西政府的聯繫,因為他不想和社會主義者來往。還表示阿根廷無意加入包括中國和俄羅斯在內的金磚國家集團。

 

不過米萊當選後正在改變競選時的強硬言辭。路透社11月27日報道稱,米萊11月26日邀請巴西總統盧拉參加他的就職典禮,並讚揚了兩國的關係。米萊在給盧拉的信中說,他希望繼續與鄰國優勢互補,這樣雙方都能實現“增長和繁榮”。這封信標誌着米萊的轉變,他在競選期間抨擊盧拉。

 

米萊的外交姿態標誌着阿根廷可能從對抗性外交轉向更加務實和合作的方式,從而重塑阿根廷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促進經濟增長、加強可持續的夥伴關係。全世界都在等着看米萊的總統任期將如何展開,以及這一變化對阿根廷及其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意味着什麼。

 

米萊軟化對華表態,他表示會尊重阿根廷與中國公司已經簽署的協議,包括在巴塔哥尼亞修建兩座水壩的合同。

 

中阿經貿關係密切,據中國海關總署統計,2023年第一季度,阿根廷是中國在拉美第六大交易夥伴,也是阿根廷第二大交易夥伴和最大貿易逆差來源國。中阿雙邊貿易額46.47億美元,同比增長6.6%。中國佔阿根廷大豆出口總額的70.6%,牛肉出口的84%。

 

百年孤獨,百年輪回

 

米萊等年輕而充滿活力的右翼領導人上台,拉丁美洲的政治舞台正在發生變化。作為該國歷史上得票率最高的總統,米萊的歷史性勝利顯示他得到了強大的青年群體的支持,這得益於他在社交媒體上強烈的存在感和與流行文化的共鳴。米萊的大膽主張吸引了阿根廷的年輕選民。拉丁美洲的當代右翼現在被視為言論自由的捍衛者。相比之下,左派因為政治正確立場和失敗的經濟模式失去了新鮮感。拉美人民已經受夠了那些揮舞政治正確大旗卻啥正事不幹的左派,渴望回歸傳統,回歸保守。此番,阿根廷政權迎來變天,也許,持續了半個多世紀的拉美左翼革命運動,這次可能真的將走向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