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他,認識中國的每一代領導人 ————回顧基辛格的中美外交貢獻史

编辑:本刊記者 梁帆 【第3558期 2023-12-06 發表】
亨利·基辛格和姬鵬飛在北京十三陵的石象前合影(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攝)。新華社發亨利·基辛格參觀中國歷史博物館時在秦代陶俑前留影(一九七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攝)。 新華社發文 ︱ 本刊首席記者 
 

亨利·基辛格和姬鵬飛在北京十三陵的石象前合影(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攝)。新華社發

亨利·基辛格參觀中國歷史博物館時在秦代陶俑前留影(一九七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攝)。 新華社發

文 ︱ 本刊首席記者 梁帆

2023年11月29日,基辛格在康涅狄格州的家中逝世,享年100歲.....

對於許多人而言,這消息是如此的突然。2023年上半年曾傳出基辛格逝世的謠言,在5月7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播出對基辛格的採訪,旁白這樣說道:“儘管他聽力下降,一只眼失明,並接受了多次心臟手術。100周歲的基辛格自述每天工作仍約15小時。”

也正如美國歷史學家托馬斯·施瓦茨接受紅星新聞專訪時表示,基辛格7月才訪問了中國,他看起來“堅不可摧”。

是啊......中美建交是20世紀最重要的外交舉措之一,而他,對中美關係的努力的各種畫面,彷彿還停留昨天。

在他離世僅一個月之前的10月24日,他出席在美國紐約舉行的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年度頒獎晚宴。領獎時,基辛格坐着輪椅,下巴垂到胸前,穿件帶袖扣的襯衣和黑色禮服。

“中美擁有和平、合作的關係非常重要,兩國應共同推動雙邊關係重回正軌。正如我50年前所相信的那樣,我們能找到克服困難的出路。”他講話時的聲音沙啞,語速極慢,但現場的掌聲是如此的震耳欲聾......

受害者和統治者角色交織

回顧亨利·基辛格的一生,可以評價為坎坷和機遇共困,同時也是和二十世紀全球發展交織在一起的。

基辛格1923年出生於德國的猶太人家庭。那一年,阿道夫·希特勒在慕尼克發動未遂“啤酒館政變”。“當他9歲時,希特勒和納粹黨上台掌權。他的父親因此失去了工作,並最終陷入抑鬱。”

1938年,基辛格全家遷往紐約。僅僅3個月後便爆發了納粹對猶太人有組織屠殺的標誌性事件——“水晶之夜”,基辛格的近親中有至少13人在大屠殺中喪生。15歲時,他被迫離開德國,22歲時,他作為美國士兵回到德國,並被任命為有絕對權力的城市負責人。”

二戰後,200萬退伍軍人進入美國大學。基辛格在哈佛大學學習,也利用假期在中央情報局工作。朝鮮戰爭爆發後,基辛格負責美國政府與哈佛大學合作的“統戰”專案,並創辦雜誌《匯流》,讓自己的名字首次出現在《紐約時報》上。隨後,基辛格逐漸成為政企界座上賓。

在1968年12月2日的晚上,當美國人收看晚間新聞時,他們看到,總統身邊站着一位體格健壯、不高、捲髮、戴角框眼鏡的人物。

正如美國歷史學家,前美國外交關係史學家協會主席托馬斯·施瓦茨總結,早年的經歷讓基辛格分別體會到了受害者和統治者角色,為他未來對於中美關係的處理帶來重要的影響。

百年歲月,一半時間都在為美中關係工作

—第一次秘密訪華 為中美關係正常化鋪平道路

1971年6月30日,白宮例行發布會發表簡短公告,基辛格將出訪南越、泰國、印度、巴基斯坦與法國。然而,中途訪問巴基斯坦時,基辛格稱病避世,於7月9日中午12時15分,悄悄飛抵北京南苑機場。

1971年7月9日下午3點,外交官張穎陪同周恩來總理,在釣魚台5號樓門前見到48歲的基辛格。那時的基辛格披着一頭黃色捲髮,戴副黑邊玳瑁眼鏡,還未發胖,顯得年輕精幹。張穎後來回憶,握手寒暄後,幾人進入會客大廳,基辛格從公事包裏拿出一遝發言稿,足有三英寸厚。

那是時任美國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秘密進行的、代表尼克森政府的首次訪華。

基辛格在後來撰文描述,他與周恩來面對面地在一張鋪着綠色枱布的桌旁坐下,一口氣談到夜裏十一點多鐘。在這次訪華中,他停留了四十八小時,除參觀故宮以外,緊鑼密鼓地與周恩來共計會談了十七個小時。他評價,那次對話是“哲理性的,饒有趣味的,富有啟發意義的。”

7月15日,中美聯合發表公報:“周恩來總理和尼克森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博士,於1971年7月9日到11日在北京進行了會談。獲悉尼克森總統曾表示希望訪問中華人民共和國,周恩來總理代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邀請尼克森總統於1972年5月前的適當時間訪問中國。尼克森總統愉快地接受了這一邀請。”

翌年2月,尼克森開啟首次訪華行程。2月21日上午9點,基辛格陪同尼克森抵達上海。又於同日中午11點30分到達北京。除了政治會見,此次訪華,尼克森、基辛格等人頻頻去體育館觀看體操和乒乓球表演,並多次參加中方操持的宴會。

基辛格回憶道,宴會的氣氛十分歡快,“每個中國人都按照中國的習慣注意使每個美國人的碟子裏隨時堆滿了食物。”他還喝了一種讓他印象深刻的烈性酒——茅台。

2月22日,“基喬會談”展開,為商討即將發布的中美聯合公報文本,基辛格與喬冠華連續幾天幾乎無眠。基辛格形容,談到台灣問題時,他與喬冠華“針鋒相對,爭吵激烈”。一次,爭論正激烈時,喬冠華呷了一口咖啡,玩笑道,“博士,你是出生於德國,我是在德國獲得的學位。從這點上講,我們應該有共同的地方。可是,在哲學上,我喜歡黑格爾,你喜歡康德,這也許是我們不能取得一致的原因吧。”基辛格聽了哈哈大笑。

1972年2月27日,中美兩國政府在上海簽署《聯合公報》,並於次日發表。新華社發文評價,《聯合公報》的發表,標誌着中美兩國政府經過20多年的對抗,開始向關係正常化方向發展,為兩國建交奠定了基礎。

有西方媒體將他在上世紀70年代的秘密訪華稱為“20世紀最卓越的外交成就之一”。

成為中國的“老朋友”

1977年,基辛格辭去國務卿職務,離開白宮,繼續遊走於政商之間,參與政治顧問、演說及書本寫作,並仍著力維持與中國的交往,持續且頻繁地訪問中國。

1987年3月24 日,64歲的基辛格在紐約創立美國——中國協會(下稱美中協會),旨在推動中美雙邊關係發展,加強雙方在文化、經濟、社會、科學和教育等方面的交流與合作。9月,美中協會收到中國外交部邀請,基辛格帶團訪華。

據人民日報報道,時任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基辛格,他讚揚基辛格建立了美中協會,評價那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組織”。鄧小平親切地對基辛格說:“我們是老朋友,是真誠的朋友,你是重新打開中美友好之門的先驅者之一。”

1996年9月,是基辛格第30次訪華,他出席了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發起並舉辦的“21世紀論壇”首次會議。結束論壇活動後,基辛格夫婦及隨行八人,乘專機從北京飛抵重慶,赴水利專家王儒述的邀請,再訪三峽——1982年,兩人就曾同遊三峽,基辛格還特為遊覽了中堡島和葛洲壩。

王儒述記得,1996年再見時,時年73歲的基辛格精神抖擻,遠遠地向他揮手致意。他帶着基辛格遊覽了重慶市內的桂園、毛澤東故居、史迪威將軍紀念館和鵝嶺公園,基辛格還專門問起周恩來曾住哪裏。

據公開資料,自上世紀70年代至今,基辛格已訪華上百次...... 基辛格去往了包括西安、上海、廣州、武漢、深圳等許多中國城市。他在西安五次參觀兵馬俑;曾在武漢觀看編鐘表演,拜訪神農汽車城和百事可樂飲料廠;在深圳登上了國貿大廈的旋轉餐廳,眺望彼時這座高速發展的城市;在廣州自尋飯店,品嘗了生冷拼盤、八寶冬瓜盅等粵菜,並在店裏留下“感謝你們的精美佳餚,比在紐約時的更佳”的讚語。

基辛格曾表示,自首次踏上中國土地起,“每次都會有新的收穫”。他還戲稱自己的其中一項專長是“認識中國的每一代領導人”。

—百歲後的第一次訪華,也是最後一次...

2023年7月,是基辛格最後一次訪華,那時他剛剛度過100歲生日。據央視新聞報道,7月20日,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5號樓,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這最後一次訪華期間,基辛格多次提到,美中保持穩定關係,事關世界的和平、穩定和人類福祉。無論如何困難,雙方都應平等相待,保持接觸。

會面中,習近平主席指出,基辛格博士剛剛度過百歲生日,你訪問中國已經一百多次。這兩個“一百”加在一起,使你這次訪華具有特殊意義。

會面結束後,基辛格受到一場特別午宴的款待。據央視新聞介紹,餐桌是長方形的,中間擺放鮮花鋪就的中國卷軸,有山水意象,還有釣魚台國賓館的標誌,一座五孔橋。卷軸周圍以糖衣作品點綴,仿仙鶴、金魚、如意等形。餐巾上的小扣也別有用意,是一枚木雕的葫蘆,寓意福壽。菜單裏則有北京烤鴨、西湖醋魚、兩吃大蝦等菜品,與1972年,基辛格陪同尼克森訪華時一致。

還有一份“中國的蛋糕”——壽桃。擺盤中央放一顆大壽桃,周圍九顆小壽桃,各有壽字在上面。如把大壽桃搬起,內裏還有九十顆小壽桃。對照100周歲的基辛格,總計放置了一百顆壽桃。

其中,他尤其感謝中方將會見安排在釣魚台國賓館5號樓。那也是他第一次訪華時,與周恩來相談的地方....

基辛格在美國外交史上佔據了一個重要位置,具有不可磨滅的地位,更是中美關係一路走來的歷史見證者。如今,這位老人走完了他將近百年的風雨人生,從此,外交界又少了一位傳奇人物。一個時代,也隨他的離去而逐漸遠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