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OpenAI:游走於情懷和資本之間

编辑: 蔡恩澤 【第3558期 2023-12-06 發表】
為時一個星期的OpenAI宮鬥以山姆·奧特曼(Sam Altman)重回董事會並官復原職而戲劇性收場,劇情一波三折,全球為之矚目。審視這場未遂政變,凸顯OpenAI糾結於情懷和資本之間,即技術理想主義和商業現實主義當中
 

為時一個星期的OpenAI“宮鬥”以山姆·奧特曼(Sam Altman)重回董事會並官復原職而戲劇性收場,劇情一波三折,全球為之矚目。

 

審視這場未遂“政變”,凸顯OpenAI糾結於情懷和資本之間,即技術理想主義和商業現實主義當中,而OpenAI董事、首席科學家伊爾亞·蘇茨克維(Ilya Sutskever)與OpenAI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CEO)山姆·奧特曼的鬥爭,集中體現了這一矛盾狀態。

 

OpenAI是一家人工智能研究公司,成立之初即立下核心宗旨為“實現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AGI)”,使其有益於人類。本着這一宗旨,OpenAI一路小心謹慎地走來。但是,人工智能業務是非常燒錢的項目,砸上一兩個億只能濺起一點水花是常事,OpenAI幸虧有微軟這個大股東提供資金支撐到今,而奧特曼在資本的操控下,身不由主,亦或是為了給手下員工謀福利,調動其積極性,促成OpenAI在市場化道路上迅跑。

 

事實上,標榜為一家非營利性組織的OpenAI很難面對處理與微軟等資本巨頭的關係。

 

OpenAI自從綁在微軟戰車上那天起,就難得恪守“貞操”,難得履行自身的初心擔當,當其以每年13億美元的速度產生收入,平均每月收入超過1億美元,比去年全年2800萬美元增長超過450倍時,已把實現安全的通用人工智能的情懷和技術理想主義拋諸腦後,代之以追逐資本和商業現實主義的市場衝動和利潤欲望。

 

從董事會層面來看,OpenAI並不想變成微軟的AI傀儡,可是山姆·奧特曼一直是OpenAI和微軟之間的聯絡人。顯然,奧特曼置身於雙方矛盾的焦點。

 

伊爾亞·蘇茨克維依據當初的“約法三章”——當 OpenAI 的營利公司與非營利機構可能發生衝突需要投票解決時,“只有不持有營利公司股份的董事會成員才有投票權”,果斷地與其他三位有投票權的董事聯手發動“政變”,將奧特曼和董事會主席逐出董事會並解除職務。奧特曼不直接持股 OpenAI,但他任職董事長的 YC 投資了 OpenAI 營利公司,因而失去了投票權。

 

但是,蘇茨克維此舉激怒了大東家微軟,微軟趁機將奧特曼攬入懷中,OpenAI的幾乎所有員工則以離職為要挾。在此尷尬的情勢下,OpenAI新成立的臨時董事會不得不邀請奧特曼回歸。情懷最終屈服於資本,技術理想主義最終屈從於商業現實主義。OpenAI這場“宮鬥”發人深省。

 

首先,在資本為王的時代,蘇茨克維為代表的充滿理想主義色彩的科學家想撇開資本的力量搞科研,是根本不可能的,這就期待全球慈善機構伸出援手,舉全球慈善資本之力,助力OpenAI的研發不偏離初衷,既促進人類進步,又不能讓聰明絕頂的人工智能威脅人類安全。但OpenAI有這樣的號召力嗎?這是一個兩難的選擇,當下還沒能找到萬全之策。

 

其次,當下OpenAI的管理制度尚不能保證其健康發展。雖說有當官(掌握投票權)不發財、發財不當官的規則對公益組織與商業實體之間的關係作出調節,但這種調節產生的人事震蕩反過來卻阻礙公益組織的發展,在沒有找到更好的管理機制之前,OpenAI要想潔身自好,保持純粹的公益屬性,恪守初心擔當,是很難的。目前世界多國正在加強人工智能監管立法,舉國家之力保障人工智能研發的健康方向才是王道。

 

再次,OpenAI的“宮鬥”和挫折,並不意味着人類研發並約束人工智能的願望就此停步。相反的,通過OpenAI的教訓,人類會激發起進一步研發AI的熱情。誠如《聯合早報》執行總編輯韓詠梅所說,“很多看起來美好的理想,最後只是一場美麗的包裝。然而,這不表示我們要避開AI,相反地我們應該走近它,掌握它。”

 

OpenAI的“宮鬥”塵埃落定,人類爭取在AI世界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的趨勢不會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