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香港进出口行业需顺应时代发展 -----专访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会长贝钧奇

香港經濟導報 记者:何洁霞 编辑:赵芃程 【第3560期 2024-01-11 發表】

1月5日,記者約了於1954年成立的愛國商會——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中出商會)會長 ,在銅鑼灣的鳳城酒家採訪。貝鈞奇除了是中出商會會長之外,他更是中國香港足球總會會長、香港健美總會會長、公民體育會主席等多個協會會長,貝鈞奇的日程安排像他的頭銜一樣多得數不過來,但他特意抽出午飯時間與記者見面,這與他對文學的熱愛、與經濟導報的情緣有着很大的關係,他有兩位舊同事都是經濟導報退休員工。

去年高票當選成為中出第36屆會長

剛入座,貝鈞奇便從牛皮紙袋中翻出了幾本雜誌給記者,談笑間,貝鈞奇的傳奇人生逐步揭開。貝鈞奇熱愛體育,在他的人生履歷上,的確能感受到他蓬勃的運動員特質:樂觀向上、勇於挑戰、有恒心有毅力。

1971年,20歲的貝鈞奇堅持“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看”的心願,毅然辭去安逸的上班族生活,走上了以船為家、闖蕩四海的人生路,當了海員。俗話說得好“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貝鈞奇在看世界的過程中也不忘“記世界”。在那個年代,能夠走南闖北看世界的年輕人並不多,時任香港商報編輯的漢華中學校友李欽漢聽到貝鈞奇的傳奇經歷,便約他寫稿,於是他先後在商報《航海散記》及《人人遊世界》欄目撰寫文章,他笑說,當時的稿費高達8元,那個時候的8元是很多,5仙可以吃碗雲吞麵,他因此成為香港航海界首位專欄作家。

五年後,貝鈞奇結束了多姿多彩、見多識廣的航海生涯回到香港,在親戚的幫忙下轉戰裝修行業。貝鈞奇在數年大膽嘗試和不斷拚搏的過程中,從零開始,逐步掌握了各種裝修工程的技術和運作模式。1987年,貝鈞奇決定自己幹一番事業,於是創立亞聯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經營大型裝修工程業務。他以勤懇兢業、篤志勤學、誠信為本為座右銘,生意事業蒸蒸日上,時至今日,在貝鈞奇的帶領下,亞聯工程具備了非常豐富的行業實踐經驗,擁有一支掌握專業技術知識的優秀團隊,業務遍及香港及內地。

去年他當上了第36屆中出會長,他說,1954年,新中國成立之初,百廢待興,作為一家愛國商會,香港中華出入口商會成立了,一面嶄新的五星紅旗一直懸掛在出入口商會會所的正面牆上,中出商會成為香港第一個掛起國旗的商會組織;再早些年頭的1947年,一個愛國體育團體在香港成立,即公民體育會,無獨有偶,公民會同樣是香港第一個升起五星紅旗的體育組織。商會和體育會,有着相類似的愛國史,經過數十年曲折不撓的發展歷程,這兩個社會團體似乎又有了新的共同點:領導層職務均由貝鈞奇擔任。

貝鈞奇表示,他會投入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在商會事務方面,用貝鈞奇自己的話來說,在不同的平台,做同樣的事,繼續服務香港,報效國家。今年是中出商會成立70周年,貝鈞奇矢志拓展,力爭會務更上一層樓。

 

預測今年經濟前景悲觀 進出口業面對困難

記者問貝會長,2024年新年伊始,如何看待香港今年的經濟前景?他表示,談香港經濟,是離不開談全球經濟大環境,對香港小型開放型經濟體來說,這是決定性因素。坊問預測各有說法,我想引述“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的數據:2023年全球貿易額預計按年萎縮5%,其中貨物貿易額減少8%,服務貿易額則增加7%。他們分析認為,主要發達國家需求減少、東亞經濟體表現不佳,以及大宗商品價格下跌,這些不利因素導致2023年貨物貿易明顯萎縮,2024年暫時還看不到有好轉的迹象,所以對今年的預測是高度不確定且普遍悲觀,他對這個觀點持贊同立場。那麼香港今年的經濟前景就難以獨善其身了,有財經專家推算,本港經濟增長將由2023年的3.2或3.4%,在2024年下降至2.8甚至更低的2.4%。具體增長數字他無法計算,但根據中出商會眾多會員的反饋意見,大家都覺得2024年將是更難捱的一年,需要以更大的毅力和努力去闖過關的一年,大家都有這個心理準備。

而進出口行業會面對甚麼的困境呢?貝鈞奇說,今年情況暫難預計會比去年好。政府剛公布最新統計數字,2023年11月本港出口及進口貨值按年分別上升7.4%和7.1%,較10月份的1.4%和2.6%大幅上升,客觀地說,這是讓人喜出望外的增長好勢頭,他希望今年能保持下去。“但仔細再看看數字,2023年開關後除下口罩的香港,首11個月的商品出口貨值,仍較2022年疫情最嚴峻的同期,下跌9.4%,進口貨值也下跌7.3%。2023年11月出口高增長皆因比較基數低才出現,輸往內地和美國錄得升幅,輸往歐盟則顯著下跌,不穩定性和區域參差將在 2024年一直存在,出口表現持續受壓。”

“面對這種困境,香港人不會坐而待斃,以我們中出商會為例,許多會員一直在世界各地奔波,中國內地不用說,東盟地區,一帶一路沿線,南美洲,中東,都有香港商人的身影,尋找新市場,我們會員有的以香港作為統籌策劃基地,在內地推出新品牌:有的與哥倫比亞肉類行業建立了資訊溝通渠道等等,香港人頭腦盤活,最叻隨機應孌,身處變局,求生力強,大家都在為經濟真正復甦作準備。波是圓的,我堅信機遇和回報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

他繼續說,某種程度上香港目前還未能找到確實有效的途徑來解決面臨的困境,投資者信心仍然疲軟,家庭和企業由於各種不確定性而看不清未來趨勢,不敢增加消費擴大投資。投資者信心疲弱也與政府財政壓力不無關聯,香港曾引以為傲的政府財政盈餘已經連續三年出現赤字。面臨日益嚴重的人口老化問題和勞動力短缺的挑戰,加上政府需要同時為北部都會區及交椅洲人工島兩個大型基建項目提供資金,對政府財政來說都是一個考驗,我們中出商會希望政府盡速將兩大基建項目的融資方案向外界闡明,釋除疑慮,從而提振對經濟前景的信心。還有一點,政府和商界應努力不懈推動電子商貿,為經濟發展添加新的增長點,這在中國內地以及世界其他地方已經是被證實的成功例子,也是世界工業革命4.0的共同路向,必須重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