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灣區 國際·外媒參考 北京 台灣 省市 人物·雜談 財經·淘金 商界·潮購 探展·文創 科技·數碼 文化·副刊 經導時刻 經導檔案 國際舞台 時評 區域聚焦 特別專題 原創熱文 專家博客 封面專題 卷首語

政坛新星专心研政务 ——专访立法会议员梁熙

香港經濟導報 记者:何洁霞 编辑:赵芃程 【第3560期 2024-01-11 發表】

說起立法會議員梁熙,不少人都會想起富二代、政壇新星等名詞,他可謂一加入議會就被冠以這些標籤。不過,他於去年11月27日在金鐘的salisterra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自己非常“貼地”,爸爸亦很“貼地”,事事親力親為。被問到遭標籤為“富二代”“政壇新星”有什麼影響,他笑言並無問題,因家族企業既低調亦不算知名,加上“我冇錢,佢(家人)的錢不關我事,我純粹打工”,我去看病都是去公立醫院。

低調、保守、穩陣

梁熙自小在香港島長大,先後就讀灣仔活道聖若瑟幼稚園及聖若瑟小學,高中畢業於香港李寶椿聯合世界書院。大學畢業於美國南加州大學(工商管理),並為南加州大學香港學生會會長。碩士畢業於清華大學,並榮獲校級優秀畢業生和校級優秀論文獎。2021年,梁熙從政贏得香港島東選區立法會議員議席。

他父親是地產商梁英偉,他未當議員前為港中發展集團行政總裁。梁熙為了專注議會工作,辭去家族企業職位,全職專心處理議會事務。

雖然他說沒問題,但或許因為上述標籤多少帶有點負面意味,當記者提及“政壇新生代”這個名稱時,梁熙表示,這是自己第一次被貼上這標籤。生於富裕家庭,父親是發展商,畢業於世界一流學府,這樣的背景與經歷,的確很難將其與“含着金鑰匙”長大的貴公子形象分開。不可避免地,無論他做出怎樣的成績,都會被視為“借父蔭”。

梁熙對記者說,香港的富二代們是比較低調、保守、穩陣型的。比如說,他們會幫父母做財富管理,投資保本穩增長的產品。他笑說,“勇敢投資型”及“揮霍型”的富二代都在上海,而“穩陣型”的都走咗去香港?因為社會風氣的分別。喺上海,豪使錢的時候,消費者可以享受高潮,有做上帝的快感。相反喺香港,豪使錢的時候,旁人馬上會用“你個土豪,你條水魚”嘅目光望住佢。人哋花錢本來想變上帝,點知“嘭”一聲變咗條水魚,肯定唔會願意財富 redistribute 喺度啦。所以,其實我哋唔需要仇恨這些。

 

夢想當警察

談及他的童年,梁熙指,童年時常常被人叫“睇住細佬”,“唔係謙虛,因為我真係細佬”。他在家中排行最細,有一個比他大7年的哥哥,及大3年的姐姐。所以他從小就有豐富的物資,舊衫舊鞋全部轉讓給他。呢種“滿滿的愛”都係一種回憶,他形容,哥姊弟在嬉鬧中成長。

至於他年青時的夢想方面,他自爆自小已希望可以做警察,更在2014年佔中時曾考輔警,他拿出當年申請資料給記者看,惟最後無法通過視力測試而當不成輔警。他指,早前看過一篇43歲新紮師兄的報道,令他重燃做警察的希望,在獲得鄧炳強鼓勵後更“信心返晒來。”

梁熙更自爆,自小已看過很多警察相關的電視劇及電影,希望可以做警察,鄧局長因為劉德華有型加入警隊,我就因為想如黃日華在《O記實錄》中查案﹑王敏德在《飛虎雄心》中做飛虎隊等。

梁熙笑對記者說,他有政壇灰姑娘的稱號,他說︰“一直以來母親的家教都很嚴,姐姐、哥哥和我都沒有門匙,大家需要在晚上12時前回家,每當接近12時就會有call,隔兩三分鐘電話就響一次,不斷催促歸家,過了12時就不能入家門,翌日更會被大罵一頓。”

“現在我搬了出來,自己在大角咀居住,仍然很早就回家,12點鐘前就上床睡覺”“自己住可以把握在家的時間‘做功課’,溫習地區事務、各項政策等,可以準備排山倒海的議會工作、訪問、論壇等作準備。我只是一名新丁,不能打天才波,每一個步驟都要極度專注,所以雖然人在家,卻仍然非常忙碌。”

 

一心一意為市民解困

梁熙是在港島東選區獲26,799票當選立法會議員的,他強調他會一心一意為市民解困,他對記者說,若有任何市民要解困的事情,都可以跟他說,他都會幫忙。

梁熙稱整個團隊都非常努力,十分團結,加上他是新人,必然會鞠躬盡瘁。他強調未當議員前已有逾十年社區經驗,“他是服務基礎,以前在街坊福利會做義工”他更認為,一心一意為市民,市民會支持你的,我是“打不死的小強”,會努力為市民解困。

有關於他關注的醫療服務方面,他指出,香港醫護人手短缺問題嚴重,他一直提議在香港設立第三所醫學院,在本地培養更多醫生。他曾與科大校長葉玉如及學校管理層會面,了解科大3.0的願景,提及科大將爭取成立醫學院。

梁熙透露,科大計劃首階段,即兩、三年後招收50位醫學生,目標是成為一所每年可培養200位醫科生的學校。科大更計劃容許學生以第二學位的形式入學,即入讀者可持有非醫學系的本科學位的條件報讀。梁熙相信這對大學時沒有讀醫但希望轉跑道成為醫生的青年,提供一個吸引的發展途徑,他亦認為科大會做好嚴謹的把關,確保醫科生會符合所有醫生註冊的要求及水平。

而財務安排上,梁熙相信立法會必定會全力支援科大,協力科大突破,為解決香港醫療問題。

記者問及政府提交實施預設醫療指示訂立法律框架,他表示這更保障病人意願及醫護工作,他冀政府做好公眾教育 。

他說,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於今年5月曾就此議題作討論,而今次政府訂立的法律框架,接納了議員意見,例如草案加入就預設醫療指示建立電子中央登記系統的可行性研究,讓病人的意願可被各方,特別是醫護人員及時且準確地知悉。

梁熙指出,現時即使病人可以簽紙同意不搶救,但往往因為家人不知道或不接納,而繼續要求醫護人員搶救,讓病人承受不必要的痛苦,亦令醫護承受壓力甚至法律風險。而今次草案讓既令病人能有自主權利,亦保障了急救人員執行病人預設醫療指示,不會因不施救而面對法律後果。另外,草案亦提到,若病人在有精神能力作決定時,可以隨時以口頭、書面或銷毀等方式提出,讓病人可以因應自身情況隨時改變意願。

梁熙更認為,立法後預設醫療指示將有法律效力,讓家屬、醫護人員跟從是好事,然而政府亦要加強公眾教育,包括病人可明白行使預設醫療指示的條件、相關程序等,以及讓各方清楚理解病人的意願和指示﹐以及教育各方(包括病人與家屬和醫護或院舍間)應持續溝通,以避免落實措施時出現爭拗。